当前位置:四川千行智诚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职场关于博主—职场潜规则大全集
关于博主—职场潜规则大全集
2022-09-12

江湖是最喜欢讲规矩的地方,因为江湖人最讲究论资排辈。江湖又是最不讲规矩的地方,拳头硬的是大哥,马仔多的当老大。规矩只是大佬给手下的马仔们立的,除非脑子进水,哪个马仔敢对大佬说:“老大,你自己怎么不守这些规矩?”

刘小枫教授和王晓朝教授都是大名鼎鼎的学界大佬,而我只不过是一个无名小卒,而且还是在学界混不下去的那种。如果我胆敢口出狂言,“”刘王二教授的学术水平,人们恐怕首先要怀疑的是我的人品,如果终于发现我不过是个不懂规矩、欺师灭祖的狂悖,就可以帮大佬们给我盖上“鉴定完毕”的钢印。至于刘王二教授的学术水平究竟如何,他们自己似乎都不怎么在乎,还有谁真的在乎呢?

然而,如果认真计较起来,便不难发现,孙教授所谓学界的规矩,其实不过是穿着马甲的江湖规矩;所谓学界的,其实不过是学界大佬们的,而且这种所谓的,多半还是从江湖大佬们那里模仿来的,还常常模仿得很。

众所周知,学界只有学术规范,此外,其实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学界规矩。不过,如果你只认识到这一点,便断定孙教授说错了,或以为只是气急下的口误,那就太天真了。混江湖的人都知道,行有行规,帮有帮规,职场有潜规则,办公室有学……。学界,听起来很高大上,其实也不过是一种职场;对不少学者来说,搞学术恐怕只是一种不得已而为之的谋生手段。既然如此,学界当然也应该有学界的规则。孙教授似乎说的没错。

年轻人混江湖固然不易,混学界似乎更难。学术圈子就那么点大,学术资源又是那么稀缺,寥寥几个国家项目课题,多半还是被大佬们把持着。比起江湖上的马仔们,学界后辈们的空间更加逼仄,发展前景更加黯淡。因此,后辈们想在学界讨口饭吃,就必须更加乖巧,切忌年少轻狂,不仅要夹紧尾巴,还得管牢嘴巴。否则一不小心,可没地方买后悔药。

王晓朝教授翻译的柏拉图全集,化神奇为,将人类文明史上极其难得的思想艺术瑰宝,活生生糟蹋成一坨臭烘烘的狗屎,然后裹上有“人民出版社”字样的精美包装纸,隆重地端到全国人民面前。那时候,也不见有哪个知名的专家教授站出来,公开王教授的学术水平和治学态度。甚至当网络上有人对王教授的准确性提出质疑时,竟遭到穿马甲的粉丝(也许是马仔)这样的回击:你又不懂古希腊语,仅仅根据英文版本是没有资格评判的!也许英译本并不准确,而王教授却是严格根据原文翻译的呢。

刘小枫教授翻译柏拉图的《会饮》时,其实他的古希腊语水平还是入门级别,我除了在背地里对他那矫揉造作、“女里女气”的表示无力吐槽,难道还敢跑过去跟刘教授一番?(注:“女里女气”一词引自刘氏,见《柏拉图的会饮》,华夏出版社年,第页。)

中国人民大学的一个硕士研究生在微信上臧否史学界的前辈,其导师孙家洲教授发现自己的学生口出狂言,“”学界前辈,便“极为”,鉴于“学界自有学界的规矩与”,遂发表“狂徒”,并宣布与该学生断绝师生关系,。

学界大佬的学术水平无论有多烂,甚至无论他是否遵守学术规范,后辈们都不可妄加评论。而同一个专业里的大佬们的学术水平,更是一个不可触碰的雷区和禁地,后辈们可以心照不宣,却绝对不能公开议论,否则,轻则被斥为不懂规矩的狂徒,重则被判为欺师灭祖的逆徒。一旦被大佬们盖上“鉴定完毕”的钢印,这辈子甭想在学界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