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四川千行智诚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情感思乡情感的诗词散户重新嗅到牛市味道:国家队是靠山 徐翔早该抓
思乡情感的诗词散户重新嗅到牛市味道:国家队是靠山 徐翔早该抓
2022-09-23

值得一提的是,重回1.1万亿也引发了多家券商对两融业务做出调整,平安证券、广发证券、中信证券、兴业证券等都对两融折算率和警戒线做出下调。

——“买了两只。侬呢?”

她的判断很简单:中国股市更像是“赌博”,是和庄家的博弈;散户拼不过庄家就要找靠山,而现在这个靠山无疑就是国家队;上一轮国家队救市资金体量大,现在还没亏着,浮盈仍有一段空间。

11月12日沪市深市双双高开低走,终结了第七日的上涨。机构的分歧焦点在于,上一波上涨行情到底属于反转行情?还是反弹行情?因为这一判断结果将决定未来股市走势。

对此,散户的判断标准更为直接。

如今股指大涨,散户们仿佛又嗅到了 “牛市”的气息,但心中仍不安,一边害怕自己踏错节奏、错过下一轮牛市,一边又对机构炒作忧心忡忡。

“我比较关注成交量,成交量上升是市场活跃最明显的信号,前一阵子成交量上来了,这两天又下来了一点,估计最近会有人来拾‘筹码’了。”资深股民熊阿姨表示。上周,A股成交量一度攀升至近1.4亿,自此后则有明显萎缩。

然而连日上涨后的直观变化是,交易厅内的人气明显上升,老陈每日的“业务量”明显增多。“有些新面孔(来到),前几个礼拜挺冷清,现在十平米不到的地方,聚了20多人,蛮热闹的。”老陈表示。

“上个礼拜人民币国际化有消息后,券商就开始涨了;涨得那么厉害,(行情)没那么快走完的。”由于券商股连日来的上涨,老陈每天都要回答类似提问。

尽管逻辑上并不十分正确,然而像熊阿姨这样用简单逻辑炒股的并非少数。

每天开盘前,老陈都要和其他散户们分享自己的“心经”,小到选股,大到对国际局势的看法。。

“徐翔这种人早该抓了”

不少散户表示,目前自己的仓位并不高,普遍在3—5成,手握现金、可功可守,即便上一波上涨行情没有赶上,至少不会在接下来的盘整震荡中损失。

所谓T+0,是指当投资者持有一定数量股票后,第二天以其他价位买入同等数量同一股票,待其涨到一定高度之后,将原来的同一品种的股票卖出;由于中国股市股票当日买卖,不少股民通过这种方式变相实现当日买卖以获取差价利润。

“老实说,自己心里也有些发怵,每次震荡都会吓坏一批人;但要是再犹豫,就会有踏空风险,踏空就是绝对的亏损。”老陈这样解释散户心理。

澎湃新闻走访交易厅看到的是,不少资深散户已对A股跃跃欲试,摩拳擦掌期待下一波牛市行情;然而还有散户还未从前一跌中恢复元气,忧虑重重的他们,正纠结在被骗和踏空的夹缝中。

由于缺乏专业知识,不少A股散户仍喜欢用“趋势”、“大势”这样的标准来判断股市行情;股市重重,像是大妈这样的散户深指难与机构博弈,炒股只能遵循最朴素的常识。

——“还是要再等等,再看看。”

“我现在是半仓,七成资金长期持有几只股票,还有三成做一些T+0。”某散户告诉记者。

这样布置仓位的好处在于,既能通过此时的低价购股享受未来个股价格上升的浮盈,又能利用游资进行波段操作,同时以防行情渐好时手中没有现金交易。

“我会关注热门概念,但是不会盲目跟风题材,像之前‘妖股’之类,散户碰不得。”老陈告诉记者。他的理由很简单,股市行情变幻莫测,思维也要跟着变;一直老想着之前的股灾,是踏不准市场节奏的。

像熊女士这样的资深股民常被戏虐为“中国大妈”,她们热衷各类投资且掌握家庭财政,是散户中的主力军。

“最近人是多了,但是资金量还没有跟上来,还不能说是牛市,但散户对形势看好是肯定的。”在老陈看来。

早上8点45分,老陈已经来到上海华山上某券商营业厅。距离开盘还有十几分钟,在这段期间,他需要完成每日的例行工作:为其他散户答疑解惑。

在熊阿姨的眼中,所谓庄家和私募、券商、保险这些大机构划上了等号,他们的浮盈来源于散户资金的接盘;因此避免成为机构的接棒者是避免亏损的第一要务,“国家队也想高点再跑,让国家队接棒机构还没这个胆子。”在熊阿姨看来。

“现在机构的分歧已经大了,之前持续上涨的时候还不明显,今天下跌后就有‘反弹说’和‘反转说’的区别。”上海某私募操盘手柯先生告诉记者。

“徐翔被抓,那是好事,这种人早该抓了,还股市一个!”交易室内某股民谈到徐翔时不无愤慨。

在上海,几乎每个券商交易厅都设有配备电脑的交易室,供散户查看行情或交易。对券商而言,交易室能帮助交易厅招揽人气,鼓励股民频繁交易;而对股民来说而言,这里更类似于职业沙龙,他们聚集在此,分享信息、传递消息,通过观察他人的言行判断市场情绪。

“市场分歧永远存在,关键在于对后市操作的影响。如果此轮上涨属于反弹行情,那上周至今A股已经涨了不少,今后可能会迎来持续震荡、甚至是进一波下跌调整;而如果是反转行情的话,经过一段时间修整后会有更大的上扬出现,这样看来,国家提倡的‘慢牛’股市就会实现。”他解释。

被市场誉为“敢死队”的徐翔之流是散户们的大敌,他们资金量大、信息渠道多,可以通过联合坐庄、抬高股价草割散户们的胜利果实。

“最近被问得最多的就是‘牛市是不是回来了’,这么多天涨完,大家都有点心慌,接下来是大幅震荡还是持续走高,大家都吃不准。”老陈告诉记者。

“国家队还没走,我也不走,我就跟着国家走。”熊阿姨这样描述自己当前的操作准则。

据其他股民透露,老陈股龄超过20年,历经多次牛熊市。为了专注投资,老陈放弃了原有的国企职位,成为专职炒股人,市场则称这些人为“职业散户”。

和散户们一致,机构代表也已进入这场后“牛市”大讨论中。

反转or反弹

另一个数据也可以证明股市人气上涨:两融余额的上升。数据显示,截止11月11日,两市融资余额连续多日攀升,两市融资余额增至11499.13亿元。

上述对话发生在上海某券商交易厅。

知名经济学家吴敬琏曾这样描述中国股市,“赌场里面也有规矩,比如你不能看别人的牌。而我们的股市里,有些人可以看别人的牌,可以作弊,可以搞诈骗。坐庄、炒作、股价可说是登峰造极。”

交易室人气升温

——“早上买了吗?”

11月12日,A股连续6个交易日上涨,止步7连阳,上证指数相继冲破3400、3500、3600点,3700点近在眼前;与此同时,券商股连日强势冲高,银行股走强,各板块又有轮番补涨之势,股民情绪为之高涨:市场调整完成了?股市企稳了?牛市回来了?

而熊阿姨则悄悄告诉记者,散户的“敌人”除了机构,还有其他散户,因为踏空远比割肉更心疼,这才是散户的心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