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四川千行智诚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国学红楼梦中史湘云为何那么讨厌林黛玉?她们之间发生了什么?
红楼梦中史湘云为何那么讨厌林黛玉?她们之间发生了什么?
2022-11-11

史湘云,《红楼梦》中金陵十二钗之一,四大家族史家的千金。接下来趣历史小编就带来历史故事,一起看看吧!

《红楼梦》金陵十二钗中,林黛玉、史湘云作为最受欢迎的两位金钗,她们之间的关系却存在一些迷雾,一言以蔽之:单就《红楼梦》文本情节来看,貌似两人的关系并不和谐,存在一定的矛盾冲突 。

笔者谨列举最典型的三处例子。且看《红楼梦》第32回,彼时因为林黛玉、贾宝玉两人吵架,误将史湘云做的扇套子给铰了,湘云闻之心中不快,便在言语间针对林黛玉,句句带刺:

史湘云冷笑道:“前儿我听见把我做的扇套子拿着和人家比,赌气又铰了。我早听见了,你还瞒我。这会子又叫我做,我成了你们的奴才了。”宝玉忙笑道:“前儿的那事,本不知是你做的。”......史湘云道:“越发奇了!林姑娘她也犯不上生气。她既会铰,就叫她做。”——第32回

此处史湘云的发怒倒还情有可原,虽然林黛玉并不知道扇套是史湘云做的,属于误铰,但终究将好好的物件给弄坏了,史湘云作为扇套制作人自然心里有些不舒服,亦称得上情有可原。

但继续往下,到了第49回“琉璃世界白雪红梅”,彼时薛宝琴初进贾府,因其才貌双全,受到贾母的喜欢,甚至赠以凫靥裘为礼物,贾府众姊妹看见不免羡慕,期间薛宝钗有意开玩笑调侃自家妹妹:你(薛宝琴)也不知是哪里来的福气,我就不信,我哪些不如你?(第49回)

但就是这么个笑话,却被有心人史湘云给听了去,转眼便将其当做讥讽林黛玉的素材,且看原文所记:

(宝钗)又推宝琴笑道:“你也不知是哪里来的福气。你倒!仔细我们委屈着你。我就不信,我那些儿不如你?”说话之间,宝玉、黛玉都进来了。宝钗犹自嘲笑。湘云因笑道:“宝姐姐,你这话虽是顽话,恰有人真心是这样想呢。”琥珀笑道:“真心恼的,再没别人,就只是他。”口里说,手里指着宝玉。宝钗、湘云都笑道:“他倒不是这样人。”琥珀又笑道:“不是他,就是她!”说着,又指着黛玉,湘云便不。——第49回

史湘云这话,着实有了人身攻击的意味。薛宝琴新来,受到贾母的宠爱,史湘云认为林黛玉这种小心眼的人,一定心里不畅快,觉得自己的宠爱被分走了,因而故意含沙射影地讽刺,此举颇有小儿女间尔虞我诈的意味。

而最过分的还是第三处,那就是史湘云对林黛玉的“抛弃”。

史湘云是金陵史家人,来贾家做客亦是常事,加上林黛玉常住贾家,也是客人,年龄又相仿,所以贾母干脆安排两人住在一起,书中有记:

四人正难分解,有人来请吃饭,方往前边来。那天早又掌灯时分,王夫人、李纨、迎、探、惜等都往贾母这边来,大家闲话了一回,各自归寝。湘云仍往黛玉房中安歇。——第21回

此处有段脂批:前文黛玉未来时,湘云、宝玉则随贾母。今湘云已去,黛玉既来,年岁渐成,宝玉各自有房,黛玉亦各有房,故湘云自应同黛玉一处也。

也就是说,史湘云一开始是和林黛玉住在一起的,可到了第37回“蘅芜苑夜拟菊花题”,宝钗帮助史湘云办螃蟹宴,两人夜间在蘅芜苑商议诗题,今夜之后,史湘云就长长久久地住在了蘅芜苑。

这个情节是很值得推敲的,因为史湘云睡觉是有择席之症的,她睡惯了一个地方,再换个地方就难以入眠。

可即便如此,史湘云也愿意搬到完全陌生的蘅芜苑,和宝姐姐一起居住,而不是去潇湘馆,去找从小一起起居的林黛玉。史湘云这一住,就直接住到了第74回“惑奸谗抄检大观园”,直到薛宝钗搬离蘅芜苑,史湘云只好搬去稻香村和大嫂子李纨一起住。

从这些细节中,不难看出,史湘云貌似对林黛玉有一种隐隐约约的偏见,如果仅仅用“性格不合”来解释,貌似不通,因为第75回“中秋夜月下联诗”后,黛玉、湘云相交甚欢,甚至当夜重新一起住到了潇湘馆,可见两人品性方面是相合的,并没有严重的三观差异。

换言之,黛、湘之前的矛盾,貌似是因为某一种偶然因素导致了史湘云对林黛玉的偏见,反之,林黛玉倒是从来没针对过史湘云,故而问题应出在史湘云身上。

细品《红楼梦》相关细节,笔者发现袭人、史湘云之间的一段对话,可以解答上述疑惑,那就是第32回两人对曾经过往的追忆:

袭人斟了茶来与史湘云吃,一面笑道:“大姑娘,听见前儿你大喜了。”史湘云红了脸,吃茶不答。袭人道:“这会子又害臊了。你还记得十年前,咱们在西边暖阁住着,晚上你同我说的话儿?那会子不害臊,这会子怎么又害臊了?”史湘云笑道:“你还说呢!那会子咱们那么好,后来我们太太没了,我家去住了一程子,怎么就把你派了跟二哥哥。我来了,你就不先待我了。”——第32回

这段对话透露出一段信息:早在林黛玉来贾家之前,史湘云就经常来贾家做客,而且还是贾母最宠爱的孩子。

袭人是贾母手下精心调教的八大丫鬟之一,属于一等丫环,这样的丫环可不是一般人能用的。比如贾家三艳(迎、探、惜),也只能用二等丫环服侍,一等丫环只能伺候贾母、王夫人这样的长辈。

当然,这些子孙中贾宝玉是个例外,贾母实在太过宠爱他了,这才不顾规矩,将一等丫环袭人“借”给贾宝玉,照顾他的衣食起居。

而史湘云当年来贾府做客,就直接被袭人服侍,可见贾母对她的宠爱有多深。可其后林黛玉来了之后,这份宠爱便被分走了一大半,史湘云再也不是当年那个最受宠的孩子了,难免心中会对林黛玉有些微词。

甚至这个思路也可以解释第49回史湘云对林黛玉的讥讽:史湘云恐怕自己羡慕林黛玉,这才以己度人,觉得林黛玉也应该嫉妒新来的薛宝琴,看似评判黛玉,实则露出了自己的心声!

此论并非是笔者主观胡言,历来也有诸多论者看出这一点,譬如张爱玲之《红楼梦魇》五详红楼梦——旧时真本中就有类似的分析:

宝玉与宝钗向不投契,黛玉妒忌她一大半是因为她人缘太好了,又有金玉姻缘之说。湘云倒是宝玉确实对她有感情的。但是湘云对黛玉有时候酸溜溜的,仿佛是因为从前是她先与宝玉跟着贾母住(见《四详》),有一种儿童妒忌心生弟妹夺宠的心理。她与宝黛的早熟刚巧相反。——《红楼梦魇》

当然,笔者此处无意批判史湘云,在贾府众多姊妹中,她的年龄相对较小,心性不成熟,同时为人天真率直,事无不可对人言,以致于心中感受到什么,就说出来什么,此乃小儿女之言行,堪称童言无忌,若以成人间阴谋论度之,则谬矣。